司马平含愤反抗所致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0-06-08 09:49

   已经耽搁了好多天了,虽说佛宗的事并不急,但司马平自己倒是耽误不起。离开地球这么多天了,不知那里怎么样了?家里好吗?小月她们好吗?晶球里的小霖天是一块淡蓝色的光斑,外面间歇性地会出现淡淡的白色雾斑。这晶球的结构真是妙极,完全是一个缩微的宇宙。小霖天外围的星球在晶体里大多是淡蓝色的,显然是还没有被探索过。司马平挑选了一个较亮的光点,较准了方向,然后驱动金莲加速而去。感觉不到时光的流动,只有外面不时闪过的眩光。司马平定下心来,把佛宗的功法和天荐录拿出来仔细地推敲,直到金莲渐渐地减速,才从入定中醒来。从天荐录所记录的层次来看,自己好像是已跨过了第七重疯狂之心的境界。但是从玉阳到疯狂再到玉清心境,通常需要数千万年的清心静悟,自己轻易地跨过了,可能吗?!静思过后,凭空多了许多的疑问。眼前是一颗土黄色的星球,外面裹着薄薄的大气。司马平取出晶球查看――怪了,距离标定的目的地还远呢!怎么中途就歇下来了,难道神器也有机械故障,或者是能量不足?不管它,既然来了,就参观一下吧。一片无垠的戈壁滩,平展展地铺满了大大小小的卵石。从高处看,大地上有一圈一圈清清楚楚的轮廓,分明是远古时大湖的遗痕。再远处,许多巨石横七竖八地倒在砾石中间。还有几块巨石是立着的,颤微微地指向天空。天际飘过一片黄色的尘云,遮住了地平线上那个暗红色的巨大的太阳。那堆巨石占据了好大一块地方,巨石堆的中间也看不见大的砾石,下面的地面也非常结实、平整,好像是曾经处理过似的。司马平来到巨石堆中仔细地查看,心中生出无数的惊奇。这巨石大的有十几米长,一米多见方,重量估计有数百吨。即便是最小的石块,在这个星球上估计也有几十吨重。眼前这一大片大大小小的巨石,司马平估计有近千块,一圈一圈地围列着,就好像是英伦岛上的巨石阵,只是这一个明显是大多了。这一圈一圈的阵势司马平看着非常的眼熟。“在哪儿见过呢?”司马平寻思着,“对了,旋玑仙阵的阵势就和这里很相像,只不过一个是平面的,另一个是立体的!——莫非这也是上古遗存的仙阵?要是的话,那英伦岛上的巨石阵岂不也是了吗!心中飘过一阵狂喜――这远古的仙阵之中,不知有没有古人遗漏的珍宝!拂开巨石间细碎的沙砾,下面露出平整的石板,石板上都刻着精致的花纹。历经岁月的摧残,这些花纹还是非常的明晰。石阵的中心是一个数百平米的圆形石坪,看不见拼接的石缝,好像是混凝土浇铸的整体,上面刻满了云状的花纹。司马平站在这清理出来的废墟中间,看着灰蒙蒙的苍穹,一股无比苍凉的感觉在心底升腾。意识循着脚下的大地张开,触摸着每一块岩石――在很久以前,这个巨石阵一定蕴涵着巨大的能量,至今虽然破落了千万年,在巨石中仍然能够感受到能量的遗存;脚下还真有一个空洞,一如旋玑仙阵中贮存神甲的洞穴!只是如何开启呢?石坪的中心是一个同心的小圆,石面上的花纹明显地不同于外围,那云纹更像是火焰。在花纹的中间,还错落地分布着几个浅浅的莲花状凹坑,司马平点了一下,不多不少正好是九个,心中一动:“难道。。。。。。”身边还有三朵金莲,相继地飞出,嵌入地上的凹坑中,感觉真是天衣无缝――这金莲本来就是在这里的!大地传来一阵轻微的晃动,近处几块巨石突然飘了起来,在空中晃荡了一下,又重重地落下,砸出一天的黄尘。脚下响起“吱吱”的轻响,中心的石板相继向上翘起,组成一朵巨大的石莲花,露出下面黑暗的洞穴。司马平穿起神甲,借着神甲的宝光向下飘去。这是一个球形的空间,空荡荡的一无所有,只是在内壁上镶满了发光的晶石,组成一幅完整的星图。再仔细一看,哪有什么晶石,星图好像是画上去的。司马平发现在得到天荐录时,石桌上人像背后的星图只是这一幅中的一小块,太阳宫穹顶上的星图也是它的一部份,真是奇了!看这星图繁复异常,隐隐还在变动――竟然是活的!上一次在仙阵中的星图助司马平参悟了天荐录,这星图决非寻常之物!心有所感。司马平取出几十张玉符,编好序号,把星图的变化耐心地记录了下来。这中间一定蕴藏着秘密,留待将来慢慢参悟。作为星际路标的晶球中,有的光点也是活动的,可是司马平不会这种复杂的记录方法,如果懂的话,那用来记录这星图再好不过了――司马平感慨着,要学的东西真是太多了!回到外面收回金莲,石室又恢复了原样。毫无疑问,这里肯定是佛宗的发祥地之一。只是不知道当初普济他们在地穴里得到的是什么异宝,这仙阵本来又是做什么用的!太阳还是飘在地平线上,如一个巨大的红色气球。天空还是灰色的,没有风也没有云,四周一片死寂。司马平刚才已经查探过了,这星球上绝对没有生命。除了巨石中残存的能量,四周再也找不到一点能量的波动――好一个荒凉的星球!司马平正想离开,灰色的天幕忽然裂开一个巨大的空洞,绚丽的彩光从洞中漏下。空气剧烈地波动起来,刹那间就形成一场巨大的沙暴,砾石铺天盖地而下,如一场暴风雨。司马平赶紧起到空中,审视着这异变的天幕。一个光球破空而来,带着长长的尾芒,如一支金色的箭,发着轰轰隆隆的声响,强烈的光刺得司马平眯起了眼睛。强大的冲击波把飞在空中的沙石远远地抛开,这里一下子好像是原子弹的爆心。原本灰暗的天空忽然间添满了金色的霓虹,四周升腾着五彩的霞光,这荒凉之地,忽然间成了仙境。金色的尾芒还没有在天边消退,光球已在司马平前面不远处停了下来。司马平的眼前出现一个英俊的男子,身上穿着一身金色的战衣,身材修长挺拔,头上纶着一个简单的发结,一头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,右手提着一根银色神杖。就那么轻轻巧巧地停在半空,好像他一开始就在那里似的,五彩的霞光在他的身周飘浮着。狻猊神甲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,自动地披挂起来。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压力,司马平的心里强烈地不安起来。这来的是何方尊神?看样子来意很是不善!对方也在打量着司马平,神色冷漠,眼神中还隐隐透出一丝诧异。四周的尘埃早已落定,这两团凝在空中的金光对峙着,空中弥漫着阴冷的寒气。冷冷的话语传来:“司马平?”司马平吓了一跳:“果然是冲我来的!不然的话, 香港内部免费一波中特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。我又不是什么名人, 一句玄机解一肖连仙界的门槛都还没有踏入呢!难道是青木狼俩兄弟的后台, 香港賽马会一码规律要真是的话, 香港两码中特网站这次有麻烦了。”一边寻思着,一边连忙应道:“正是司马平,未知尊神是谁?”“冷寂仙王奥丁。”“奥丁?”难道是传说中的冰海之神!,司马平愣了一愣,迎着奥丁仙王冰冷的眼神寒喧道:“想不到在这里能见到奥丁仙王,真是想不到。”“怪不得你如此猖狂,连仙界的神仙也敢杀戮,这神甲也确实进化了。”奥丁的脸色不见一丝的变化,冷冷的审视着司马平的狻猊神甲。果然不出所料,还真是青木狼的后台。司马平苦笑道:“司马平知罪,恳请仙王宽恕。不过前辈应当知道司马平和青木狼兄弟结怨的详情,错并不在我。”“大胆!你囚禁仙使在前,杀戮仙使在后,还不错吗?”奥丁喝道。“司马平承认囚禁仙使是有错,已通过罗天上仙向天帝请罪,天帝也已降旨赦免。至于后来之事,实是青木狼暗算在先,杀我爱侣,司马平含愤反抗所致,望仙王明鉴。”司马平申辩道。“哼!”一声冷笑,“区区两个凡人,怎么能和神仙并论,你还不知罪吗?”“什么!”司马平的怒火一下冒了起来,这奥丁仙王好像不太讲理,“众生平等!凡人就不是人了吗?凡人是一命,仙人也是一命,仙凡有什么不同吗?”“嘿、嘿。。。哈。。。哈。。。哈。。。”空中震响着奥丁的冷笑,“你的命和我的命相同吗?”一股极大的张力压了过来,司马平连退了三步才勉强稳住身体,狻猊神甲的光芒猛烈地爆涨起来。奥丁的眼光中带出冰冷的寒气,透过神甲一直侵入到司马平的心里。司马平忍不住打了个冷战,轩辕剑化作一道光墙护住胸口。“青木犴是我的门徒,你杀了我的人,你说我要不要为他报仇?”奥丁的话如三九的寒冰。原来还有一个叫青木犴,只是不知道是兄还是弟。司马平的心中暗暗叫苦――这奥丁仙王的修为比他高太多了,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,怎么斗啊!不过就这样引颈待剐也是不可能的。困兽犹斗,狗急了还跳墙呢!宁为玉碎、不为瓦全,就是死也不会摇尾乞怜的!意念沉入心口,轻轻地抚摸了一遍狻猊神甲,感受着神甲送来的温暖的回应,对着奥丁无奈地说道:“你是仙王,众生的楷模,应该能够明辨是非曲直,怎能挟私寻仇!这世界难道没有公道了吗?”“好!好!说得好!我告诉你,我就是公道!杀人偿命,你伤了我的门人,我现在要你偿命,错了吗?”奥丁冷笑着。这世上还没有多少人敢跟他顶嘴,即便是在仙界,他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,想不到司马平竟然和他讲起理来。心中的震怒真是难以言喻,脸上却不动声色。周围的空气突然间变得粘稠起来,司马平又有了那种掉进泥潭的感觉,手脚有点不听使唤――奥丁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出手了!又是暗箭伤人!青木狼这样,仙界的神王也是这样,这仙人中还有没有懂得礼义廉耻的。司马平的怒火猛烈地燃烧起来,彩云和红霞的笑脸浮现在眼前,一时间忘了前面站着的人的身份。怒喝道:“卑鄙!”身体的周围飘起无数白色的光球,正是那五雷阵法的光雷。轰轰隆隆的爆炸声接连响起,束缚稍稍地松了一下。籍此良机,新闻资讯司马平闪身移向远处。“雕虫小技!”奥丁冷冷的笑声就在耳边,那光雷在他的眼里就像是夏夜的飞萤。一挥手,一片白色的光幕如帘子一般在司马平身边围立起来,迅速地向里卷拢。司马平所放出的光雷就像落网的鱼,被驱赶着向中间汇聚。司马平吓了一跳,赶紧收起阵法,轩辕剑亮出灿烂的光华,向着那围拢的光幕劈去。耳轮中只听到“呲啦”一声,一下子就把光幕冲散了一大片。一道刺骨的冰气从奥丁手中的神杖上冲出,迎上了轩辕的剑芒,“轰”的一声,把轩辕剑击成一片蓝色的星芒,缩回到司马平体内。金莲从脚底升起,光华迅速地罩住司马平的身体,及时挡住了后一道冰气。一口热血却再也忍耐不住,嗓子一甜,狂喷而出。狻猊神甲眉心处的那颗金星剧烈地振动起来,神甲所放出的金光竟变成实体的光墙。金莲现出时奥丁还报以微微的冷笑,但是等到第三道冰气撞上光墙,奥丁的神色也变了,诧异明显地写上了他的冷俊的脸颊。右手迅速地结出一个手印,空中忽然出现一个黑色的旋涡,无与伦比的吸力一下子把司马平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。即便是躲在金莲内,又籍着神甲的保护,司马平还是能感到巨大的压力。这压力是如此的强大,差一点把司马平的骨头挤碎――太变态了!黑暗好像无穷无尽,不知道奥丁使的是什么手段,又把自己困在何处!司马平挣扎着,神甲和金莲的光华都照不到一丈的距离,五雷阵法根本就施展不出。运起天荐录上的神功摧动周身的血气,抵挡着强大的压力,司马平寻思着脱困的方法。还没等到他想出办法来,压力突然就消失了,黑暗散去,眼前出现一个红色的星球。这星球不太大,表面围绕着厚重的红色雾气。司马平正想收起神甲金莲,仔细研究一下这个所在,一股巨大的引力拉着他向星球猛烈地撞去。流星撞地球的场面本来只有在电影里才有得看见,个中的滋味更是从没有人知道,现在司马平终于亲自品尝到了其中的真味。猛烈的撞击把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,金莲差一点被撞碎,司马平被撞得昏头昏脑,几乎背过气去。又是一个荒凉大星球,满眼的锈红色,表面平整异常。若不算刚才司马平砸出的大坑,简直没有一点凹凸不平之处。就像是一个大广场,放眼望去,地平线平平整整地拉成一条直线。红色的雾气在极高的远处,星球的表面清清爽爽。司马平的心中又被好奇填满――什么地方啊?好奇怪!身子如灌了沉重的铅,司马平又有了做凡人的感觉。在这个星球的表面竟然无法飞行!“看样子奥丁是想把自己困死在这里。”司马平寻思着。天上不见星月,地上不见丘峦,风景是一成不变的单调。意识循着大地向四面延伸,触摸到的是一成不变的红土,即便是地下的深处也是如此。司马平有些傻了,心中涌起了做凡人的无奈。若大的星球,难道真的没有一条生路吗?晶球中找不到现在所处的位置,星路在那颗黄色星球处就断开了,根本不知道现在这颗星球的方位。难道真的会被困死在这里吗?这怪异的星球究竟是什么东西?司马平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。只能凭着两条腿走路了,但步行一天能走多少路呢!红土结实平整,如果能有辆汽车,根本不需要修路铺桥。司马平心中一动,做辆汽车有点太夸张了,再说汽车也没有燃料动力,但是搞辆自行车出来还是很容易的。身边手镯里炼器的东西不少,金、银、铜、铁都有,自行车的结构又极简单,只是不知道在这个星球上还能不能运用仙力。一道能量挥出,空中幻出一朵碧蓝的火焰,很快坠落到地上,就在红土上燃烧起来。司马平心中一喜,看样子只要是不离开这地面,法术还是能运用的。这就好办了,先做个代步工具再说。司马平说干就干,燃起三昧真火,所有的零部件都是一次成型,不多一会儿功夫,一辆轻便豪华的单车就完成了。司马平在心里把奥丁的祖宗八代问候了三百遍,对自己的创意也夸了无数遍,跨上单车风驰电掣,好不逍遥。景色一成不变,天色也丝毫不变,没有白天也没有黑夜。得意的心情在司马平心中停留的时间不超过三秒钟,更多的是愤怒。骑车骑得屁股上磨出了老茧,眼前还是一样的红色。司马平的信心在逐渐消失,地上找不到出路,天上又飞不上去,难道真要困死在这里!远处的地平线上,一股烟柱忽隐忽现。司马平的心狂跳起来――这是这段时间里见到的唯一的风景了!逃生之地说不定就在那里!脚底带劲,司马平向着那风光绮丽处冲去。电影上描述过龙卷风的壮观和可怕,那气势一直被喻为自然界最有创意的杰作之一。但是地球上的龙卷风和眼前这个烟柱比起来,就像蝼蚁之与大象。眼前这个烟柱,直径不会下于十公里。天空中的红雾也在急速旋转着。如此巨大的龙卷风谁见识过呢!司马平扔掉单车,傻傻地望着烟柱出神,一时间把屁股上的老茧、脚底的燎泡都忘了。烟尘柱好像一直在原地转动,并不像龙卷风似的到处移动,司马平远远地看了一会儿,终于提神敛气地向前走去。为防万一,司马平穿起了神甲――在这个不能飞行的星球上,金莲全无用处,就像是一个龟壳。大地在烟柱的边缘陡然凹陷,这滚滚的烟尘竟然像是一直插到星球的深处。摆在司马平身前的是一个唯一的选择――要么留在外面继续骑单车,要么闯进烟尘中去冒险。其实也根本不用选择,再让司马平在红土上骑单车,估计他会疯的。披上神甲,又取出一颗金莲拿在手上――多一层防护总是好的!闭上眼睛向前冲去。旋涡的转速是越往里速度越快,这个风柱也如此。为了不被抛出撞在壁上,司马平努力地往里挤。以他现在的能力,抵抗这点风速还是很轻松的,更何况有神甲、金莲护身。眼前是一片浓稠的红色,伸手不见五指,连上下左右的方位也分不清楚,司马平只能尽量保持身体的平衡。感觉到这是一个下降的气流,就像水中的旋涡一样,这雾气是被吸入地下的,并不像是龙卷风似的往上提升。司马平的心中闪过一个念头――旋涡的中心往往是空的。这烟柱的中心是不是也一样呢?心中一般阵莫名的激动,好像是已经找到了出路似的!司马平一直很钦佩那种逆流洄游的大马哈鱼,那穿越瀑布的勇气让人绝倒。而现在,他自己也成了一条逆水而行的大鱼。诸神创造的这个世界,或许会有许多不可思议的奇迹,但也会有许多的雷同。司马平终于闯到烟柱中心的时候,心中就生出这样的感慨!这巨大的烟柱的中心还真的有一个直径不到百米的空洞。空洞中没有一丝尘雾,没有风,也没有那股怪异的拉力,明净异常。这空洞就像是一根巨大空心软管,四周是壁立的急旋的红色烟尘,两端隐隐约约地现出司马平久违的星空。狂喜再一次涌上司马平的心头,逃生有门了!只要找到一颗在晶球里有记录的星球,那就是彻底脱困了。司马平把身体隐藏在金莲里,毫不犹豫地向空洞的下端冲去。感觉就像是戳破了一个汽泡,金莲掉进了一片白色的强光之中。身后那讨厌的锈红色终于不见了。可是这强烈的白光还是让司马平不能控制自己,金莲就像是一片风浪中的浮萍,在白色的光波里飘荡。又是不见星月的混沌世界,晶球中还是找不出身处的方位。喜悦对司马平来说,就像是江南梅雨时节的太阳,虽然炽烈,却是那样的短暂。隐约中似有一股神密的力量在把金莲引向一个未知的地方。司马平现在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,除了等待还是等待。白光终于渐渐消褪,在司马平的眼前出现一个美丽的星球。目光所及,全是莽莽的原始丛林,飞禽走兽出入其间。山林间云雾缭绕,天上彩光闪闪。虽然看不见太阳,也不见星月,但光线还是非常充足,就如同地球上的白昼一般。温度也适中,气候宜人。司马平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星球很适合人居住,连空气中的成份也和地球上的差不多。司马平漫无目的地在空中游荡,珍禽异兽着实见了不少,却根本没有见到一个人影。探查了一下晶球,还是没有这星球的位置,应该是还没有被仙人发现吧!不然的话,这星际的移民是绝对不会放过条件这么好的地方的!这个星球的大部分表面都是水,陆地只占很小的一部分,全部敷盖着绿色的植被,就像是汪洋中的一个绿色大岛,这是司马平的考查发现。这里没有黑夜,灵气充足,应该是修炼的好地方。看完了陆地,司马平把目光转向海洋。水中游鱼成群,生物种类之多,就像地球上的热带海洋。司马平兴之所至,甚至还泡了个海水澡,把一身的红土冲洗干净。大海的上空彩光昭昭,瑞气飘摇,司马平感觉到了强大的能量,心情激动起来。那能量就像是大漠的驼铃,异地的乡音,竟倍感亲切。先祈祷一声佛祖保佑,然后加快速度向前赶去。眼前是一片美丽的岛屿。中间一个大岛,四周又分散着许多小岛,岛上绿树成荫,沙滩遍布。大岛的中央位置是一片辽阔的空地,空地上除了中心位置有一座巍峨的宫殿建筑外,四周全是黑色巨石铺就的平地。司马平感受到的能量就是从宫殿中传出来的。眼前的这座宫殿司马平非常熟悉。那结构、样式和在太阳宫山洞里的那座主殿是何等的相似,只不过这座大殿要大得多了!而且是正方形的。仔细数数,殿外的廊柱每一面都是一百零八根。四四方方的大殿就是四百三十六根。每一根柱子的直径都有数米,高近百米。不知这大殿的基础是如何构建的,竟能承受住这么大的重量。青濛濛的雾气萦绕在柱间、檐角,整个建筑显得神秘、肃穆。司马平发现,在这段时间里,自己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,根本不像是一个六根清净的仙人。现在眼前这座宫殿又使他的心狂跳起来,连神甲也好像感染了他的激动,那颗金星放出一波一波的能量,侵扰着他的神经。踏上黑色的地面,一股温暖的感觉从脚底传来,迅速抚遍了全身。心情渐渐平静下来,神甲却更加兴奋,好像是遇到了久违的故友。冥冥中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召唤,司马平毫不犹豫地向大殿走去。

  原标题:欧盟委员会批准向法国航空公司提供70亿欧元紧急资金援助 来源:央视新闻客户端

  前几天,日本乒乓球媒体披露了一则令乒乓界感到沉重的消息。日本乒坛名宿、前世界冠军星野展弥于2月22日不幸逝世,享年83岁。星野展弥是中国乒乓圈的老朋友,他曾经在1961年北京世乒赛男团决赛中,同中国队的徐寅生接连上演“十二大板”,成为一段经典历史。

,,香港挂牌最新最快更新网站


Powered by 王中王精选资料论坛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